宰了十五岁的小处女

本故事所有人、事、物名称与现实无关。 

  蓝韵如是一个刚上任不久的电视新闻主播,长的端庄美丽。 

  忙了一天之後,她最想赶快回到家,洗个舒服的热水澡,然後躺在凉爽舒适的大床上,听着轻音乐入眠。 

  在她家的高级社区这边,从公车站牌到她住的大厦,会经过一个公园,她平常都不太敢一个人在晚上走过去,可是这样就要绕远路了。 

  不过她今天想早点回到家,就走了过去。 

  走着走着,她感觉到後面有人在跟踪她。她紧张地回头一看!一个人影都没有。她加快脚步,想赶快穿过这片草坪,到比较亮的地方。 

  「啊!」忽然蓝韵如从背後被人推倒。蓝韵如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就被压住了。蓝韵如惊恐的回头一看,是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,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她。 

  「你!你要做什麽!」蓝韵如脸色苍白、嘴唇发抖。 

  小友不回答她,压在她身上,动手就把蓝韵如的黑色短裙往上拉! 

  「你要做什麽!不要、不要啊,救命啊!」蓝韵如大叫着。 

  小友凑近蓝韵如的耳朵道∶「你再吵我就杀了你。」「我要放手罗,你最好是安分点。知道吗!」蓝韵如瞪大眼睛,点点头。 

  小友把蓝韵如弄得稍微侧躺,然後把她的双脚弯曲。接着小友躺在她身後,光着下身一直顶撞蓝韵如的阴部。 

  「不要啊。」蓝韵如流泪道。虽然此她只有裙子被拉到腰上,可是这样也是相当羞耻淫荡的!何况有一只热硬的东西一直扎着她的阴部。 

  小友隔着蓝色上衣和胸罩,猛抓蓝韵如的奶子!「啊!嗯~」蓝韵如不清楚自己在痛苦还是在舒服┅┅全身一股难忍的紧张和刺激。 

  小友感觉到阴茎已经慢慢硬的差不多,阴囊上部也闷的发酸。於是我就跪起来,一把脱掉蓝韵如的红色内裤和裤袜! 

  蓝韵如又惊又急!转头向我叫道∶「不要!不要啊!」「拜托你不要啊!」泪如泉涌。蓝韵如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,脑筋变的一片空白。 

  我对准她湿湿微紧的阴道口,「哼!」插了进去。「啊~」蓝韵如叫道。 

  我这时无暇去照顾她的奶子,我扶着她的纤腰,有点用力的抽插着。蓝韵如的软肉又湿又嫩!夹的我阵阵舒麻。 

  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好痛!」「不要┅┅」蓝韵如流着泪。 

  ┅┅ 

  「嗯~噢!噢┅┅噢!」她渐渐地感到舒爽。 

  「噢!噢┅┅噢┅┅」蓝韵如双手紧抓着地上的草。 

  「哼┅┅哼┅┅我要射了。」我道。 

  「拜托!不要射在里面。」蓝韵如累道。 

  在最後关头,我抽了出来。「哼!嗯~~呼、呼、呼┅┅」我射在她的屁股上。 

  她的阴道四周湿淋淋的,不过我不知道她有没有高潮。 

  她从皮包拿出面纸把屁股上的精液擦掉,「到我家去吧。」蓝韵如说。 

  「咦!」我发出惊讶声。【看样子就算有也是不够爽┅┅】 

  ┅┅ 

  我们到浴室里互相搓洗,她的头发被水淋湿,盖住一半边脸,看起来有种邪恶、妩媚的美感。 

  蓝韵如靠在墙上,我跪在她前面,抬起她的左脚,舔  她的阴部。 

  「嗯~呼┅┅呼┅┅」蓝韵如喘息着。 

  我站起来从背後搓她的不大,但形状很美的乳房。硬起的阴茎就想从她背後干上。 

  「等一下,让我来吧。」蓝韵如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 

  她要我躺在地上。 

  蓝韵如慢慢对准小友的硬翘大阴茎,套坐了下去! 

  「呼~嗯┅┅」 

  ┅┅ 

  这天蓝韵如和我约在公园见面,她穿着红色的针织衫,黑色的内衣肩带刻意露出来,咖啡色的长裙。 

  「小友,他就是?」┅┅蓝韵如端庄又有点冶艳的脸露出疑问的表情。 

  於是我帮罗达和蓝韵如互相引见一下。 

  在车上蓝韵如就慢慢地「认识」罗达。 

  後来我们到一个桥下,那边很乾净,也没有其他人。 

  我们把蓝韵如脱的只剩下吊带袜和高跟鞋,就一前一後上了起来。我和罗达当然是脱光的。 

  「噗滋、噗滋!」罗达站着从背後一直干着蓝韵如。 

  蓝韵如含舔着我的那里。 

  「喔┅┅喔┅┅喔┅┅」蓝韵如被前後夹攻发出奇怪的闷声。不过我的处境比较危险。 

  「噢!噢!噢┅┅」蓝韵如全身颤抖,阴精泄的一遢糊涂!都淋在罗达的大鸡巴上。 

  蓝韵如原本还可以站着,现在则是无力地躺在地上。我於是压了上去。把阴茎插进蓝韵如的湿透的阴道里。 

  「啊!啊!嗯嗯嗯~~」蓝韵如又高潮了。 

  【完】

本故事所有人、事、物名称与现实无关。 

  蓝韵如是一个刚上任不久的电视新闻主播,长的端庄美丽。 

  忙了一天之後,她最想赶快回到家,洗个舒服的热水澡,然後躺在凉爽舒适的大床上,听着轻音乐入眠。 

  在她家的高级社区这边,从公车站牌到她住的大厦,会经过一个公园,她平常都不太敢一个人在晚上走过去,可是这样就要绕远路了。 

  不过她今天想早点回到家,就走了过去。 

  走着走着,她感觉到後面有人在跟踪她。她紧张地回头一看!一个人影都没有。她加快脚步,想赶快穿过这片草坪,到比较亮的地方。 

  「啊!」忽然蓝韵如从背後被人推倒。蓝韵如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就被压住了。蓝韵如惊恐的回头一看,是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,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她。 

  「你!你要做什麽!」蓝韵如脸色苍白、嘴唇发抖。 

  小友不回答她,压在她身上,动手就把蓝韵如的黑色短裙往上拉! 

  「你要做什麽!不要、不要啊,救命啊!」蓝韵如大叫着。 

  小友凑近蓝韵如的耳朵道∶「你再吵我就杀了你。」「我要放手罗,你最好是安分点。知道吗!」蓝韵如瞪大眼睛,点点头。 

  小友把蓝韵如弄得稍微侧躺,然後把她的双脚弯曲。接着小友躺在她身後,光着下身一直顶撞蓝韵如的阴部。 

  「不要啊。」蓝韵如流泪道。虽然此她只有裙子被拉到腰上,可是这样也是相当羞耻淫荡的!何况有一只热硬的东西一直扎着她的阴部。 

  小友隔着蓝色上衣和胸罩,猛抓蓝韵如的奶子!「啊!嗯~」蓝韵如不清楚自己在痛苦还是在舒服┅┅全身一股难忍的紧张和刺激。 

  小友感觉到阴茎已经慢慢硬的差不多,阴囊上部也闷的发酸。於是我就跪起来,一把脱掉蓝韵如的红色内裤和裤袜! 

  蓝韵如又惊又急!转头向我叫道∶「不要!不要啊!」「拜托你不要啊!」泪如泉涌。蓝韵如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,脑筋变的一片空白。 

  我对准她湿湿微紧的阴道口,「哼!」插了进去。「啊~」蓝韵如叫道。 

  我这时无暇去照顾她的奶子,我扶着她的纤腰,有点用力的抽插着。蓝韵如的软肉又湿又嫩!夹的我阵阵舒麻。 

  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好痛!」「不要┅┅」蓝韵如流着泪。 

  ┅┅ 

  「嗯~噢!噢┅┅噢!」她渐渐地感到舒爽。 

  「噢!噢┅┅噢┅┅」蓝韵如双手紧抓着地上的草。 

  「哼┅┅哼┅┅我要射了。」我道。 

  「拜托!不要射在里面。」蓝韵如累道。 

  在最後关头,我抽了出来。「哼!嗯~~呼、呼、呼┅┅」我射在她的屁股上。 

  她的阴道四周湿淋淋的,不过我不知道她有没有高潮。 

  她从皮包拿出面纸把屁股上的精液擦掉,「到我家去吧。」蓝韵如说。 

  「咦!」我发出惊讶声。【看样子就算有也是不够爽┅┅】 

  ┅┅ 


13614-2.jpg

  我们到浴室里互相搓洗,她的头发被水淋湿,盖住一半边脸,看起来有种邪恶、妩媚的美感。 

  蓝韵如靠在墙上,我跪在她前面,抬起她的左脚,舔  她的阴部。 

  「嗯~呼┅┅呼┅┅」蓝韵如喘息着。 

  我站起来从背後搓她的不大,但形状很美的乳房。硬起的阴茎就想从她背後干上。 

  「等一下,让我来吧。」蓝韵如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 

  她要我躺在地上。 

  蓝韵如慢慢对准小友的硬翘大阴茎,套坐了下去! 

  「呼~嗯┅┅」 

  ┅┅ 

  这天蓝韵如和我约在公园见面,她穿着红色的针织衫,黑色的内衣肩带刻意露出来,咖啡色的长裙。 

  「小友,他就是?」┅┅蓝韵如端庄又有点冶艳的脸露出疑问的表情。 

  於是我帮罗达和蓝韵如互相引见一下。 

  在车上蓝韵如就慢慢地「认识」罗达。 

  後来我们到一个桥下,那边很乾净,也没有其他人。 

  我们把蓝韵如脱的只剩下吊带袜和高跟鞋,就一前一後上了起来。我和罗达当然是脱光的。 

  「噗滋、噗滋!」罗达站着从背後一直干着蓝韵如。 

  蓝韵如含舔着我的那里。 

  「喔┅┅喔┅┅喔┅┅」蓝韵如被前後夹攻发出奇怪的闷声。不过我的处境比较危险。 

  「噢!噢!噢┅┅」蓝韵如全身颤抖,阴精泄的一遢糊涂!都淋在罗达的大鸡巴上。 

  蓝韵如原本还可以站着,现在则是无力地躺在地上。我於是压了上去。把阴茎插进蓝韵如的湿透的阴道里。 

  「啊!啊!嗯嗯嗯~~」蓝韵如又高潮了。 

  【完】本故事所有人、事、物名称与现实无关。 

  蓝韵如是一个刚上任不久的电视新闻主播,长的端庄美丽。 

  忙了一天之後,她最想赶快回到家,洗个舒服的热水澡,然後躺在凉爽舒适的大床上,听着轻音乐入眠。 

  在她家的高级社区这边,从公车站牌到她住的大厦,会经过一个公园,她平常都不太敢一个人在晚上走过去,可是这样就要绕远路了。 

  不过她今天想早点回到家,就走了过去。 

  走着走着,她感觉到後面有人在跟踪她。她紧张地回头一看!一个人影都没有。她加快脚步,想赶快穿过这片草坪,到比较亮的地方。 

  「啊!」忽然蓝韵如从背後被人推倒。蓝韵如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就被压住了。蓝韵如惊恐的回头一看,是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,不怀好意的眼光看着她。 

  「你!你要做什麽!」蓝韵如脸色苍白、嘴唇发抖。 

  小友不回答她,压在她身上,动手就把蓝韵如的黑色短裙往上拉! 

  「你要做什麽!不要、不要啊,救命啊!」蓝韵如大叫着。 

  小友凑近蓝韵如的耳朵道∶「你再吵我就杀了你。」「我要放手罗,你最好是安分点。知道吗!」蓝韵如瞪大眼睛,点点头。 

  小友把蓝韵如弄得稍微侧躺,然後把她的双脚弯曲。接着小友躺在她身後,光着下身一直顶撞蓝韵如的阴部。 

  「不要啊。」蓝韵如流泪道。虽然此她只有裙子被拉到腰上,可是这样也是相当羞耻淫荡的!何况有一只热硬的东西一直扎着她的阴部。 

  小友隔着蓝色上衣和胸罩,猛抓蓝韵如的奶子!「啊!嗯~」蓝韵如不清楚自己在痛苦还是在舒服┅┅全身一股难忍的紧张和刺激。 

  小友感觉到阴茎已经慢慢硬的差不多,阴囊上部也闷的发酸。於是我就跪起来,一把脱掉蓝韵如的红色内裤和裤袜! 

  蓝韵如又惊又急!转头向我叫道∶「不要!不要啊!」「拜托你不要啊!」泪如泉涌。蓝韵如一想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,脑筋变的一片空白。 

  我对准她湿湿微紧的阴道口,「哼!」插了进去。「啊~」蓝韵如叫道。 

  我这时无暇去照顾她的奶子,我扶着她的纤腰,有点用力的抽插着。蓝韵如的软肉又湿又嫩!夹的我阵阵舒麻。 

  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好痛!」「不要┅┅」蓝韵如流着泪。 

  ┅┅ 

  「嗯~噢!噢┅┅噢!」她渐渐地感到舒爽。 

  「噢!噢┅┅噢┅┅」蓝韵如双手紧抓着地上的草。 

  「哼┅┅哼┅┅我要射了。」我道。 

  「拜托!不要射在里面。」蓝韵如累道。 

  在最後关头,我抽了出来。「哼!嗯~~呼、呼、呼┅┅」我射在她的屁股上。 

  她的阴道四周湿淋淋的,不过我不知道她有没有高潮。 

  她从皮包拿出面纸把屁股上的精液擦掉,「到我家去吧。」蓝韵如说。 

  「咦!」我发出惊讶声。【看样子就算有也是不够爽┅┅】 

  ┅┅ 

  我们到浴室里互相搓洗,她的头发被水淋湿,盖住一半边脸,看起来有种邪恶、妩媚的美感。 

  蓝韵如靠在墙上,我跪在她前面,抬起她的左脚,舔  她的阴部。 

  「嗯~呼┅┅呼┅┅」蓝韵如喘息着。 

  我站起来从背後搓她的不大,但形状很美的乳房。硬起的阴茎就想从她背後干上。 

  「等一下,让我来吧。」蓝韵如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 

  她要我躺在地上。 

  蓝韵如慢慢对准小友的硬翘大阴茎,套坐了下去! 

  「呼~嗯┅┅」 

  ┅┅ 

  这天蓝韵如和我约在公园见面,她穿着红色的针织衫,黑色的内衣肩带刻意露出来,咖啡色的长裙。 

  「小友,他就是?」┅┅蓝韵如端庄又有点冶艳的脸露出疑问的表情。 

  於是我帮罗达和蓝韵如互相引见一下。 

  在车上蓝韵如就慢慢地「认识」罗达。 

  後来我们到一个桥下,那边很乾净,也没有其他人。 

  我们把蓝韵如脱的只剩下吊带袜和高跟鞋,就一前一後上了起来。我和罗达当然是脱光的。 

  「噗滋、噗滋!」罗达站着从背後一直干着蓝韵如。 

  蓝韵如含舔着我的那里。 

  「喔┅┅喔┅┅喔┅┅」蓝韵如被前後夹攻发出奇怪的闷声。不过我的处境比较危险。 

  「噢!噢!噢┅┅」蓝韵如全身颤抖,阴精泄的一遢糊涂!都淋在罗达的大鸡巴上。 

  蓝韵如原本还可以站着,现在则是无力地躺在地上。我於是压了上去。把阴茎插进蓝韵如的湿透的阴道里。 

  「啊!啊!嗯嗯嗯~~」蓝韵如又高潮了。 

  【完】

狼网-狼之最爱的交流社区网站 Langwang008.com

最后编辑于:2018/08/26作者: 周骚包

狼网_亚洲最大的狼书综合网站门户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