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色也随着每一张的不同而变来变去

神色也随着每一张的不同而变来变去
雨坐在对面,看上去很安逸,手中的纸牌一张张的铺在桌面上,神色也随着每一张的不同而变来变去,我是幸运的,但我依旧将信将疑。  雨望着我一脸茫然的神色,笑着说:“嘿,不至于吧?”停顿了一会儿,又道:“你不跟人家说,人家怎么会知道你在想什么呢?幸福不是轻易的用空想就能够实现的,付出了,才知道是不是快乐,也...

她便成了我手淫和性幻想时的最佳对象

她便成了我手淫和性幻想时的最佳对象
 长久以来,我一直对我的政治老师彭瑾垂三尺——美丽而不乏妩媚的笑容,一张可爱的娃娃脸,凹凸有致的身段(虽然生过小孩了却保养地非常地好)。这对我这个血气方刚的少年来说实在是一大诱惑啊!!  于是,她便成了我手淫和性幻想时的最佳对象……这也常常令我如鲠在喉:假如…我能摸摸她的小妹妹,插插她的...

我的手从小菲的裙下伸进去

我的手从小菲的裙下伸进去
我姓边,今年终于如我所愿,我调入电影学院表演系,为系副主任、副教授。副教授?不是野兽吧。我望着镜子里的我,嘿嘿的笑了起来。我承认自己长的实在是差了点。个子不高,168厘米,41岁,体重重了些,70公斤,头稀少,有点黄。眼睛不大。不过这没关系,凭我伶牙俐齿和苦于钻研,我还不是实现了我的愿望!我的愿望就...

全身便像瘫了一样软得动也不想再动

全身便像瘫了一样软得动也不想再动
 话说从前,贤明天子在位,天下太平,百姓安乐。大间城中,有一富农,姓吴名赖,娶妻牛氏。吴赖膝下有一儿一女,儿子叫吴词,女儿叫吴辽。吴辽年纪稍大,长得虽非沉鱼落燕,却也称得上花容月貌。  这户家庭,家富人健,有子有女,本应算完美之家了。可是事情并非如此。  单说这吴辽,却有一样毛病。就是见...

我望着这名不知受过多少磨难的女子

我望着这名不知受过多少磨难的女子
当当当”,清冷的大街上传来守夜人的铜锣声,“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~~~子时啦~~~”  王哥的横眉一跳,眼睛似乎在一刹那间放大了一下,他低声道:“兄弟们,时候快到了,检查行装,一刻钟后出发!”  此刻我们一行十四人,正聚集在凉城内一处普通民宅中,所有人皆是夜行衣打扮。大家均是面色凝重,空气里充满了一种...

我要你享受最美妙的人生

我要你享受最美妙的人生
 当老爷的肌肤和春桃娇躯接触的时候,心中荡了一荡,而她也不期然的颤抖了一下,一股莫名的电流传遍全身。  她满脸通红,仰望着老爷,他觉得她的眼神有种异样的色彩,令樱唇欲语还休,他不能自己了,手─紧便将她搂抱得喘不过气来。  春桃的唇已印在他的嘴唇上,她不自觉的将乳房向上一挺,老爷十分高兴,有力...

我们这些住在精液地狱的妖魔只有男性

我们这些住在精液地狱的妖魔只有男性
 少婷在家中实在太无聊了。暑假没学上,朋友们全都去了印度旅行两星期,她家境只是一般,没多馀钱来花费,只能无所事事的在家中渡过。虽然暑假都没做运动,但并未影响到她的身材,36。24。36的魔鬼身型依然美好,一头鬈曲长发更强调她的魅力。  今天早上,少婷到图书馆找了一些有关黑巫术的书,她一向对这类东西有...

他把食指猛的插了进去

他把食指猛的插了进去
葡萄架下,女婿王青正襟危座,岳母李云英却把头埋在他的大腿根处,聚精会神的吮咂着女婿的鸡巴。大女儿陈艳霞扎着围裙在厨房里炒菜,不时还扭头看看他们。“老公啊,咱妈的逼可骚了,你都一个月没操了,这次可要努力点吆。妈,想女婿的鸡巴了吧,你女婿的鸡巴可会操逼了。”艳霞对他俩说。“老公,别干坐着呀,抠咱妈的大肥...

剧烈的疼痛引来女人最为激烈的挣扎

剧烈的疼痛引来女人最为激烈的挣扎
「我应该怎么办?为什么会这样?」衣衫褴褛的男人漫无目的走在昏暗的街灯下,自言自语的嘟囔道,突然他猛的抱住头,面容因痛苦而扭曲,睁得大大的眼睛中充满了惊恐:「不!啊!不要!啊!啊!啊!」街灯投下的阴影诡异的变大,男人身上脏兮兮的衣服瞬间变成一片片布条掉落在地面上,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近三米高,拥有肉红色皮...

一个满身酒气的女子走在公园的林荫道上

一个满身酒气的女子走在公园的林荫道上
一个满身酒气的女子走在公园的林荫道上,身体摇摇晃晃,仿佛马上就要醉倒在地。静敏是一个大三的女生,从小到大家教很严,从来未试过喝那么多酒,并且这么晚一个人走在外面。今天和男朋友润东吵了一架,静敏非常伤心,听人说借酒能消愁,于是从超市买了几罐啤酒以解心中不快。虽然只是啤酒,但是对于静敏平时滴酒不沾来说,...

低价招租广告,如需投放,请点击进入>>给我们留言!或加QQ号咨询:1033488668

在线咨询